无为

潜心做事,安静写诗,行走理想与现实之间,诗意的活着,qq,1106394538。微信公众号~茉忆旧文化传播~

你在哪里出现,为何要出现?
或许是个谜

你说潘金莲就不该打开窗户
田小娥就不该给黑娃一碗饭
还暗示要吃饱

妖是狐狸,狐狸不是妖
如果一个陌生女子在空荡荡的荒野出现
注定要风餐露宿
注定要和破庙的书生相遇

你对书生说,我是妖
忘记吧,生活其实就是虚幻
书生哭啼
不,每个男人的血液都流躺着渴望与自由
是你在黑夜点燃了孤独的火把
一起游荡吧
青海湖可以溜冰吗?
西部大漠可以日夜驰骋嘛?

妖消失了
书生也不见了

2017.6.11,火车上写



茅山行

那是影响我一生的一座山峰

我们在石碑下各自寻找有关各自的记忆

你的手很凉

古老的银杏,叶子已经发黄

你捡了两个片最美的落叶

作为人与自然交换的信物

我想我们应该在山里呆上一晚

在睹星门仰望星空

和老子讨论下有关如何无为的信仰

山林的晚亭没有听到春日的松涛

秋日阳光散落在林间

涂鸦着寂寞的秋蝉和一个人的羞怯脸庞

2016-11.17

为你失眠

你是我内心渴望有关远方有关田园的梦幻吗?

为何分看不清小河村庄与牧童

想起了那几个或许你早你遗忘的

肆无忌惮的夜晚白天

我们还曾经每天问候早安晚安

其实我,充其量只是你门外的囚徒

傻傻的呆呆的

远远的瞅着你在我梦里梦幻的跳动

直到有一天

我对自己说

你要进入婚姻~世俗的

就当我做了一个梦,你是我内心虚幻出来的一枚丁香

后来

你就生活在内心的下一站

我总是说去看你

说了好多次

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去提及

那一天

第一眼就能认出你

第一次从口里吐出你的名字

你略有紧张,坐在沙发上

你的脸庞,沉淀了有关我对你梦幻的想象

今夜

失眠了

为了你

徽州牌坊


无语

大门就这样缓缓的关闭了

古老的土地又要洪水泛滥

我在窒息的黄昏

打发压抑的时光

荒诞无稽的国度她不爱我

我只是这个漫长黑夜的过客


我很悲观

胸口被专制主义堵了2000年

嘴唇被恐怖主义贴上了封条

无路可逃


眼看又要回到100年前的起点


夏夜


夏夜无风

一切都是窒息的味道

噩梦,何时醒来

清醒者,注定用酒去勾兑现实的谎言


抖然

我想千里之外的你

也许你在梦里水乡游弋

我就坐在岸边痴痴的瞅着远远方

等着你


注定

这个嘀嗒嘀嗒的夏夜

让我想起洞庭湖边的你